“你跟着我们做什么?”凤苒突然停下来问身后跟着的唐璐。

唐璐也跟着停下来,嘴硬道:“谁跟着你们了,我也走这条路。”

凤苒听她这样说,唇角微扬,寻了一个地方坐下后浅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先走,我们走累了打算休息一会儿。”

唐璐犯囧了,她倒是想走,可她不敢走,万一碰到魔兽怎么办?

这一路跟着这两个人,她是见识到了张晟的厉害,这个张晟比父亲派来保护她的狗奴才厉害得多,她要想平安的出去,就只能跟着张晟。

可这个小屁孩太讨厌了,明知道她是跟着他们却要捅出来,还让她走,一点也没有同情心。

呵!

凤苒表示同情心能值几个钱?

见唐家小姐还不走,她讽笑了一声:“想要跟着我们那就拿保护费来,没有保护费我们可不会管你。”

如今她最缺的就是钱了,只能从唐家小姐身上拿咯。

唐璐听她这样说,抬起下巴一副高人一等的姿势看着她:“行,我出一万金,你们要帮我契约一头四阶水属性的魔兽,然后将我护送到盐城。”

盐城嘛,她知道了。

她不怀好意的看着唐家小姐,讽道:“唐家小姐的命就值一万金吗?”

唐璐愤怒,她的命怎么可能只值一万金,当即便改道:“十万金。”

“成交,至于契约四阶水属性魔兽的价钱,一百万金,一共就是一百一十万金,现在给钱,不给钱不办事。”

唐璐呼吸一窒,身上就十几万金,哪来的一百一十万金,想了想便道:“我身上只有十五万金,我先给你,身下的九十五万金等回了盐城再给你。”

等回了盐城,她就让父亲把这两人杀了,谁让张晟长得像那个废物。

卧槽,长得像有罪吗?

“不赊账。”凤苒表示不赊账,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位唐家小姐在打什么主意,想坑人也不知道收敛好脸上表情。

想坑她?

呵!

从来就只有她坑别人的份,如今已经知道这位唐家小姐家住盐城,那么这位唐家小姐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。

“快点决定,是跟着我们走还是自己走,要跟着就拿十万金的保护费。”

唐璐咬了咬牙,道:“那拿五万金出来,帮我契约一头二阶水属性魔兽。”

“成。”

见她答应了,唐璐把身上的十五万金拿出来,凤苒没有拿,她让儿砸收了。

张晟收了金币后,抬眼看了一下唐家小姐,唇角一勾。

“你……”们骗我。唐璐没说出来就断气了。

张晟拿出一瓶他自己改良的化尸水倒下去,几个呼吸的时间,唐璐便化成了一摊血水,然后渗进泥土里。

全成看着的凤苒瞪大眼睛,咽了咽口水,儿砸好可怕,她好怕怕,她能不要这个儿砸嘛?

张晟抬头就看到呆愣的小丫头,邪魅的一笑:“难道你不是打算拿到钱就杀人灭口吗?”

“咳咳……”被戳破心思的凤苒有些不好意思了,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待她缓和后便打死不承认的说,“胡说,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做。”

儿砸长大了,一点也可爱,居然把她想得这么坏,她才五岁,五岁的宝宝怎么可能会干这样的事情。

“明明就是你坏,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坏。”

“嗯,我坏。”

张晟走过来rou了rou她的脑袋,想起自己的两位妹妹,那时候两位妹妹与她一般大,遗憾的是自己没有好好与两位妹妹相处。

儿砸怎么能摸老娘的脑袋。

凤苒瞪了儿砸一下,呵斥道:“不准o我头,再有下次,剁了你爪子。”

张晟不以为意,同这小丫头相处的这些天,他算是看出来了,虽然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有什么目的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小丫头对他完全没有敌意,对他可以说是好得不能再好。

唯一不妥的地方就是这个小丫头有时候不像一个孩子,若不是确定这个小丫的的确确只有五岁,他都怀疑这是一个千百年的老妖婆。

他把手从小丫头头顶拿开,转而捏了捏小丫头的脸,可惜脸上没有几两肉,在小丫头要发飙的时候,他嫌弃的松开了手。

“你太瘦了,以后要多多吃东西才行。”

滋滋~

凤苒磨牙,气死人了,臭小子居然捏她脸,不仅捏了还嫌弃她没肉。

好气,她真的好气,好想将臭小子狠狠的揍一顿,可惜她小胳膊小腿,根本就不是儿砸的对手。

呜呜呜……她命好苦哟。

从出生就开始喝药,如今好不容易解了喝药的命运,没想到还要在儿砸的压迫下生存,她太难了。

“哼。”瞪了张晟一下便走了。

张晟摸了摸鼻子,然后咧嘴笑起来。

凤苒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儿砸,见他笑盈盈,莫名有种怪蜀黍要you拐小萝莉的既视感,暗骂了一句“变态”决定不再看儿砸了。

儿砸成“变态”了,泪流满面的凤苒,心一抽一抽,愧疚感更深。

待她看到合适的姑娘就给儿砸弄回来,不能让儿砸继续单下去了,再单下去估计无药可救了。

啊切!

张晟莫名打了一个喷嚏,他擦了一下鼻尖,问前方的小丫头:“现在我们去哪里?”

“你有契约魔兽吗?”凤苒问。

张晟摇头。

“既然来这里了,那就契约一头魔兽再出去吧。”说着就往密林深处走。

契约一头魔兽,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有魔兽帮忙,对抗敌人的时候也是一大助手。

半个月后,一少年带着一个小男孩出现在盐城,这一大一小正是凤苒与张晟,吃了将近大半个月的烤肉跟果子的两人,进城就找了一家酒楼吃东西。

“走开,哪里来的臭要饭,赶紧滚出去。”

两人刚到酒楼门口就被人推开,推他们的是杜家二少爷杜梓崇的侍从,杜梓崇乃杜家主母所生,因杜家主母与唐家二夫人是姐妹,而唐家在盐城是位首的家族,所以这杜梓崇很是嚣张。

今儿出来吃饭,没想到在酒楼门口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乞丐,当即就嫌弃的让人将乞丐轰走,以免影响他的食欲。

杜梓崇扫了一眼被赶到一旁不服气想要打人的小乞丐,嗤了一声,然后对出来的小二道:“你们翠香楼什么时候穷得连乞丐的钱都要挣了,要是缺钱就跟本少爷说,本少爷支援一些。”

翠香楼的小二干笑,道:“小的这就将人赶走。”

小二说完转身面对一大一小两个乞丐,嫌恶道:“赶紧滚,翠香楼岂是你们这种人能够进的地方,别在这里影响客人吃饭,再不滚就打死你们。”

凤苒冷着脸看着眼前的小二,她与儿砸只是没收拾自己而已,又不是没钱吃不起东西,翠香楼狗眼看人低的狗东西,这种地方能有这样的人,请她进去都不想进去。

“走,我们去对面食来客。”她对儿砸道。

杜梓崇听了她的话,冷呵了一声,讽道:“你们这种人也就适合去对面,一样的都是垃圾。”

妈蛋,老虎不发威真当老娘是小喵咪了。

“打他。”

嘭!

几乎是凤苒话刚落,杜梓崇就被张晟一脚踹飞出去,落在五米外,若不是因为有人挡了,估计还能飞更远。

周围唏嘘一片,看死人似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乞丐。

杜家二少爷是谁?

那可是唐家二夫人的侄子,唐家是盐城位居第一位的家族,就连城主都要给唐家三分脸面,可以说是盐城的土霸主了。

如今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乞丐将杜梓崇打了,无论是杜家还是唐家都不会放过这两个乞丐。

小二早就吓得躲回翠香楼,这两个乞丐一定是疯了,他们居然敢打杜家二少爷。

听着周围人的议论,一大一小做了一个一样的表情,不以为意的嗤笑了一声。

唐家小姐他们都敢杀,还怕一个杜家二少爷。

杜梓崇的侍从见自家少爷被人踹飞出去,连忙过去将少爷扶起来。

“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“瞎了狗眼,本少爷这样看起来像是没事的人吗?”杜梓崇骂完侍从,然后怒视打他之人,“臭乞丐,你给本少爷等着,本少爷今天不把你抽筋扒皮,就不叫杜梓崇。”

今天出门就带了一个侍从,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侍从,没想到盐城有人敢对自己动手,他是又气又后悔,后悔今天没带几个有本事的出门。

“你当我们跟你一样傻呀,还等着你找人来打我们。”凤苒说完便打算要走了。

她肚子好饿,想吃东西。

杜梓崇见他们要跑,当即便道:“谁帮本少爷杀了他们两个,本少爷给一万金。”

此话一出,便有几个人将凤苒张晟两人围住。

看着几个不自量力的人,张晟只扫了他们一眼,然后他们纷纷倒地。

本来还有人想动来着,看到这一幕,纷纷按住想要过去的脚,有些距离他们近的人,更是吓得往后退。

太可怕了,根本没看到这两个乞丐出手,围住他们的人居然就倒地而亡,这实力是有多强悍?

别人不知道,凤苒却知道,儿砸这是用毒,而且还是无色无味的毒,不得不说,自家儿砸就是厉害,作为有一个这么吊的儿砸,她是自豪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