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东狭谷不但路好走,而且可以遮风避雨,更主要的是东狭谷可以看得到太阳,现在这个天,有太阳将会给人一个很好的动力,而且还不会因为走在山里就迷失了方向”大秀慢慢的品着手中的茶淡笑着说。

现在可是十一月天,很冷了,虽说没那么快下雪,但是这个时候每一个人都想暖暖的晒太阳,而东狭谷就正好可以全部实现这些。

“哦”楚天脸上大放光彩,姑姑好厉害啊?如果姑姑可以原谅父亲的话那就更完美了,不过,这不急,这事得慢慢的来,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爷爷,爷爷不对姑姑放手,而姑姑又那么的无奈,可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。

哎!

大秀看着魂都不知跑哪去的楚天,眼眸一厉,冷声说“不要想那个事,那是不可能的事”大秀何等聪明,一看楚天出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,不是自己不想原谅弟弟,而是不能原谅他,因为他就是父亲的一个翻版。

楚天低头缩着脖子,双眼低垂,脸色发白,不是因为姑姑说出了自己的心事,而且因为姑姑的语气太冷了,冷的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。

这样的姑姑就好比是当年一掌打飞父亲时的表情,让人不寒而粟。

“啪”

大秀一巴拍碎了面前的桌子怒喝“一个大男人畏首畏脚的成何体统,抬起头来,不要和你父亲一样让我看不起你。”

碎了的桌子砸在楚天的脚上,而楚天动也不敢动一下,听到姑姑叫他抬起头来,立马抬头挺胸目视前方,可是那握着茶杯的手却在发抖。

他在怕!

楚天可以说不怕任何人,包括自己的父亲和爷爷,可是唯独害怕这个长的倾国倾城的姑姑,自己在她的面前,是有那么一点畏首畏脚,那是因为怕自己做错事让姑姑不高兴,可是没想到这样也让姑姑不高兴了。

看着如此生气的姑姑,楚天有一种想哭的感觉,就好像自己没有做错事却被家长训了的孝一样,超委屈。

可是楚天却是倔强的抬起头挺直背看向前方,姑姑喜欢的是自己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不可以做出乌龟的样子惹姑姑不高兴。

大秀看着双眼微红却倔强的楚天,心中不由的一酸,自己为什么要对他发那么大的火,错的又不是他,一切都是他父亲的错,可是为什么却要让他来承担,他还那么的小,比自己的女儿大不了多少。

可恶的是他的父亲,小小年纪的楚天就被送到战场来,为的不是别的,是为了让楚天可以帮他在自己面前说话,好让自己原谅他,而楚天太孝顺了,什么时候都想着他的父亲。

那样的父亲却有这么一个好的儿子,他前世一定烧了高香才让他今生可以这么的一帆风顺,而,自己却也因为‘孝’字而替自己的父亲做事。

大秀狠狠的吸了一口气,其实楚天和自己一样都是被自己的父亲利用,自己学会了反抗,而楚天却没有。

说起来,最可怜的是楚天,因为自己拥有了央镜和未来,而楚天却什么也没有,就连真心的讨好自己这个姑姑,也是怕的不得了。

楚天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大发一通火的姑姑,待到大秀冷静下来后,楚天小心翼翼的倒了一杯茶,双手恭敬的递到大秀的面前,轻轻的叫了一句“姑姑”,就算是轻轻的,大秀还是听出了楚天的声音带着颤抖。

吓到他了。

大秀抬头看着小心翼翼的楚天,伸手接过了楚天手中的茶,一口喝下后又递到楚天面前“再倒一杯来”

楚天听了一喜,立马脸上笑开了花,赶快跑去重新倒了一杯茶双手递给大秀,脸上带着等着大人赞扬的表情。

大秀微掀眼眸,接过楚天手中的茶,淡笑着说“好好休息一下,后面还要你出手”

休息?

姑姑这是在关心自己。

楚天立马点头面带笑容“好,我知道了,姑姑,我现在就去休息,那我先走了。”楚天得到大秀的首肯后,立马快步的出了门朝自己的房子走去,待进到自己的房间时,一滴清泪落到了地上,湿了地板。

楚天关紧房门,无力的靠着房门坐下,紧咬着拳头无声的哭着,为什么事会变成这样,为什么爷爷和父亲会是那样的人,为什么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私心,可以不要自己的骨肉,爷爷如此,父亲如此。

爷爷抗了姑姑最在乎的两个人,幸好不是姑父和表妹。可是父亲抗的却是生自己的亲娘,一直到自己把姑姑带回去,才会把娘放出来,可是、、、

楚天从怀里拿出一张字条,上面清楚的写着,‘你娘病重,如想救她,速带回。’楚天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,可是自己在姑姑的面前却什么也没做,而父亲却又在逼自己。

自己该怎么办?

怎么办?

娘,你教孩儿该怎么做。

东狭谷小肠道

项来一行人快速的穿梭在山石间,动作之快的时候却还可以听到任小行和南平的拌嘴声,一人一句的才不会让这个原本很冒险的事来的很枯燥。

突然,君莫笑右手举起,那是停下的手势,众人瞬间停下,而任小行和南平也闭紧了嘴,随着君莫笑的眼睛乱转着。

“有杀气”

君莫笑冷声着说。

项来皱眉,脑中快速的转着,有杀气?是谁泄漏了大家的行踪,可是这条路是自己选的,选之前并没有告诉任何人,那怎么会有人埋伏在这里。

可也许不是针对自己的?

“注意保护好自己”

项来抽出长剑对众人说,既然对方有杀气,不管是不是针对自己,他们恐怕也已经发现自己了,保护好自己总没有错。

项来双眼冷冽的望向前方,打着手势让大家围成了一个圏,众人刚一动,一道亮光就锁定了项来。

君莫笑一惊,那是用内力控制剑飞向项来,而项来不会轻功也不会内力,项来根本无法躲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