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想与你公平竞争?”生怕筱婕听不清楚,茹素又重复了一遍道。

这话让筱婕的步子停顿了下来,然后有些怪异的看着茹素,那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怪物般,良久才缓缓道“茹小姐是吃错药了吧?”

公平的首要条件是起点统一啊,她与席欧洺都已经结婚了,不是席欧洺未婚啊!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跟她说要公平竞争?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神经不正常?

还真是可惜了,外表看起来这么清纯可人的一个女孩子,居然说出了如此不正常的话。见过小三,可是还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小三。难道这年头,小三都变得理直气壮了?

“我知道我这样说确实很过分,可是,我是真心喜欢欧洺的。其实算起来,我比你还先认识他,只是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小。如今长大了,可是却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相认。虽然你们结婚了,可是我不想放弃,每个人都有为自己争取幸福的权利。也许你会觉得我这种行为跟小三没区别,可是在我眼里,我的这种做法并不是小三。我不是为钱,也不是贪图名利。我是单纯的喜欢席欧洺这个人,在地球上,能寻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真的不容易。如果你们够相爱,那不管我做什么都无法阻挡你们的幸福,可是如果席欧洺不够爱你,那么抱歉,不久的将来,他会是我的!”

茹素语句十分诚恳,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这种行为而感到羞愧。相反,她为自己努力争取幸福感到自傲。

她没有做错,爱一个人本身就不是错,为爱不顾一切更不是错!所以,在认清自己的心时,她就决定了,要不顾一切去争取那万分之一的幸福。

“既然你这么有自信,那直接找席欧洺就得了,为什么还要找我?就像你说的,他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成你的,那你直接等着就是了,又何必来跟我废话?”微微震惊过后,筱婕淡淡道。曾经有人分析过,一般小三都是在不自信的情况下才会找上门,然后用一系列策略攻击别人的妻子,已达到混乱人心的目的。只要这个倒霉的妻子上当了,那么就等于落入了小三的全套,接下来的事情就会顺着小三的思路走。

茹素说得这么好听,还不是为了掩饰她的真是目的。小三就是小三,哪里有那么多高尚的借口!

许是被说中心事了,茹素脸色微变,也只是一会,然后又恢复了平静,道“不论你怎么想,我都不会放弃的。”

“你放不放弃不关我的事,真有那个本身就把席欧洺抢过去。还有,这些话你亲自跟席欧洺说效果会更好一些,毕竟,他才是你的目标人物。麻烦以后不要用这种无聊的事情耽误我的时间,我很忙,没空听。”筱婕风轻云淡,继而镇定自若离开。

没有想象中被挑衅得气炸,然后小三就扮柔弱博取同情,再理直气壮登门入室。这样平淡的应对,到让她无错了。也许,她是真的看错了也不一定。如果这个女人只是一个平庸之辈,又怎么会得到席欧洺如此宠爱呢?策略真需要改改了。

还有一句,她没有说出口,其实为了达到目的,她可以不折手段。

劳斯莱斯驶入A市最豪华酒店。

这家酒店装横以富丽而堂皇,高贵而典雅出名,大厅两旁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花草树木,光是那裁剪都是经过名家设计师特意设计的。

席欧洺大步走进去,表情严肃冷峻,身后还跟着好几名身穿黑色衣服的保镖。

路过大厅时,刚好与对面走来的茹素打了个照面。茹素满怀希望的在脸上挂起了笑容,只是那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挂起,男人就犹如一股一股冷空气刮过,看也不看她一眼,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。

茹素的笑容僵硬在脸上,脸色有些难看。

人都是有优越感的,特别那种长得漂亮有钱又特别高傲的女人。他们总觉得自己的人生比别人高贵多了,所以一向都是他们用无视的眼光看别人,又何成受过这种气?

当下就追了上去,嘴里也不甘心的喊了出来。

“欧洺,请等一下,我有话要说。”

脚步微顿,席欧洺皱眉转过头,目光冰冷“说。”

哪怕在看到叫他名字的人时,席欧洺表情也没有缓和一下,依旧是冰冷无比的样子。语句更是没有温度的冰冷,更加没有感情基调。

可是,哪怕如此,茹素也红起了脸,心砰砰跳个不停,对他的爱意越发泛滥起来。

也许就应了那句话,人总是喜欢犯贱的。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人,自己连看都不会看那人一眼,相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人,自己却犯贱的想靠过去。

哪怕被冷嘲,哪怕被热讽。

在席欧洺冷漠无情的眼神注视下,茹素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道“欧洺,你喜欢的是端庄优雅的女人,对吗?”

席欧洺冷冷扫她一眼,好看的眼眸微微眯起,没给她丝毫情面道“与你何干?”

蓦然的反问,里面满满的都是绝然的无情。又很明确的表明了一件事,他席欧洺对茹素这个女人丝毫没有感情。哪怕是话,也不愿意与之多说。

茹素脸色微变,她一直都是养尊处优的女人,知道在这条道路上会有很多困难,可是当这个困难来临时,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。

呵,他们夫妻真是默契,两个人对她的态度都是毫不在意的。她那么坚定的与筱婕表达立场,得到的回应却是无所谓的,甚至让她来与席欧洺亲自说。

眼睛一瞬间蒙上了一层白雾,眨了眨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。那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,弱者是永远都得到别人同情的不是么?

“欧洺……你明知道我是真心喜欢你的,我现在不要求你直接就接受我,可是你至少要给我一个接近你的机会,也许你真正了解我了,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了。”

现在不要求,将来就要求了?

——你老娘要给你纳妾了。

脑海里蓦然浮现起那天她娇俏的声音,让他眸色冷了冷。抬腕看了看时间,他不想在继续跟这个女人扯淡了。

“不好意思,借过。”

说完,再次踏步离开,视线一秒都没有停留。

身后茹素有些颤抖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“欧洺,不管你怎么想我,我都不会放弃对你的。我会用时间来证明,最合适你的那个人,是我!”

大步迈进电梯,席欧洺没有回头,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留给她。

茹素红着眼咬着唇,也不管大厅里面其他人对她指指点点,过了一会,她也离开了。

席欧洺刚上到顶层,就有人出来迎接。

茹冲,茹素的父亲,一个同样在A市举足轻重的商业人士。在商言商,不会因为个人感情而纠葛到事业里。

茹冲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老得多,明明才55岁,却已经有60岁的模样。秃顶,圆肚,典型的暴发户代表。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人,在过去的岁月里,靠着自己的力量,独自把已经濒临灭亡的茹氏集团扛起来,让人惊叹的同时也深深佩服着。

“欢迎欢迎!”

茹冲挥挥手,身后的人立刻分开成两排,继而淡淡鞠躬表示欢迎。

走进大厅,璀璨闪亮的内室布置刺得席欧洺微微皱眉。天盏的水晶灯高高悬挂在大厅中央,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。

大厅中间摆放着一张大型椭圆餐桌,上面摆放了各式各样的餐具,纯银的刀叉,精致的高脚杯,所有的摆设都相当讲究。

侍者恭敬的把桌椅拉开,让两位重要客人入座。然后,有人上来倒红酒。

“很荣幸能与欧洺共进晚餐,虽然我们两家交涉不多,可是当年我公司有难,令尊还曾帮助过我。这个恩惠,我至今未忘。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茹冲举起酒杯,笑道。

“干杯。”席欧洺礼貌回应着,举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茹冲喝完酒后,立刻就有人上来给他擦嘴,席欧洺淡淡勾起嘴角缓缓道,“茹先生还是那么讲究生活细节。”

“呵呵,人老了,能享受的时候也不多了,所以更要抓紧时间让自己快乐啊!倒是欧洺你,年轻气盛,真是让人羡慕得紧啊!”茹冲开怀大笑道,丝毫没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妥。

席欧洺优雅从容的切着牛排,茹冲话里有话,他在等待他的下一句话。

果然,茹冲见席欧洺不动声色的模样,又开始道“这次如果能跟席欧集团合作,那将会是我们茹家的荣幸,也相信我们一定能创造出辉煌的成绩!我们家族之间的友谊也将会越发坚固!让那些窥视我们的人,望而却步!”

“席家也一直很注重与茹家的友谊,所以,我们都希望这份友谊能很好的维持下去,您说是吧,茹先生?”

“呵呵,我想我应该更明确的说清楚我的诚意。”茹冲不满意席欧洺不急不缓的态度,直截了当道。

席欧洺缓慢的放下刀叉,眸中闪过一丝锐利,继而又改为疑惑,一秒之间的转换,然后道“不知茹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希望我们两大家族能联姻!”茹冲十分郑重道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亲们的月票,今天到现在才更新,真的很抱歉!没法,对班那个人有事,要我帮她顶班!穿着高跟鞋站了一天,真累死了!真想高呼,平底鞋万岁!么么,不贫了,祝亲们开心每一天!还要感谢娃娃,特意来提醒我,谢谢啦!

13901194346 投了3票

skyangle23 投了1票

jdx789456 投了1票

yuqiong12319 投了1票

blfhui 投了1票

myn668512 投了1票

非恋1221 投了1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