郝郝扑上去,就在她刚要把书毁尸灭迹时,方沉津从身后搂住她,柔声道:“老婆,之前辛苦了。”

感知着背后的温度,郝郝轻笑:“没事,自从知道你丢了爽灵之后,我就不气了。”

临醒前的那天晚上,她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,她站在云景的城隍庙门口,偷听到小鬼的对话,云景女婿方沉津丢了主智慧的一魂爽灵,后又在大路上遇到被勾错魂的方沉津,两人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回来。

“讲真,我先前是不相信的。”方沉津笑。

郝郝轻声道:“你失忆的那段日子有什么感受?”

方沉津拥着她,笑道:“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呢!额……从十几年前穿越到现在,当时快吓死自己了。”

郝郝狂笑不止,她道: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啊!就发现温柔的老婆原来是只母狮子,真后悔没听李特助劝告,把人娶了回来,现在后悔死了!”想到郝郝先前的泼妇样,他浑身一颤,嘟囔道:“我得找个时间好好巩固一下本领了,不然有一天会被老婆打死的!”

“臭傻狗!还好意思说,之前你做的那是什么事啊!”郝郝美目圆瞪,看着又凶又萌,方沉津看她侧脸鼓囊囊的,忍不住一口吧唧上去。

“老婆,我错了,今后由您调教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……哎!对了,玉佛!”

郝郝挣开他的手,小跑到柜子前,重新用红绳把玉佛系上,又迅速跑回来,套到方沉津脖子上,方沉津却迅速拿出,套回她的脖子。

“老婆,我武功高强着呢!用不着这个。”

“我只想让你平安。”郝郝的美眸染上温柔,她道:“听话,我们是天生一对,谁戴都是一样的。”

方沉津一把把她拉入怀中,低低道:“老婆可真是差别待遇,我失忆时,你可是对我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。”

郝郝反手勾住他的脖子,狡黠地笑道:“现在和以后,我也可以对你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”

“哎?我刚刚说了什么?我忘了!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段时间,方沉津怪怪的,他好像在谋划着什么事情,刘安清和方明浩以及无数好友同样也怪怪的,总是有意无意把视线投到郝郝身上,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太自在。

不过,还没等她查明真相,苏觉的邀请就从帝影飞来。

“死丫头!不是说要在29年前把娃儿带过来吗?我看你是忘了吧!”

心虚的郝郝连连道:“老师老师,我记得……之前不是太忙了吗?”

“不管!快开学了,你来也得来!不来我就过去绑你!这周日你没有安排吧!就这么定了!”说罢,她果断挂掉电首发

郝郝:苏觉老师,你变了!

心里吐槽无数次,在那一天,她还是乖乖地抱着娃儿回帝影了,一进学校,她马上就感知到学校的怪异之处。

明天就开学了,为什么这诺大的校园里连个人影都没有?

“呀!”小笼包拉着她的头发玩,郝郝搂紧抱袋,嘟囔道:“大太阳的,怎么有点儿冷呀!”

“花花!”未走进林子,小笼包就欢叫起来,郝郝揉揉他的发顶,笑道:“什么花?那么开心。”

边说边走着,她忽然停下脚步。

诺大的林子白茫茫一片,莲心亭上白雪皑皑,这里完全变成白雪的世界,小笼包开心地鼓掌大笑,郝郝预料到了什么,抱着孩子慢慢走过去。

不远处,依然是那个人,他的脖子上挂着相机,笑容温暖,为她和儿子拍下照片。

越走近,两个大人的笑容越发灿烂,而小捣蛋鬼笼包的动作开始不容忽视,在她的怀里乱窜。

“要花花!堆雪人!妈妈!堆雪人!”

方沉津:总坏好事的小崽子抓来打一顿就好了!

夫妻同心,郝郝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,也付诸实践了,她一巴掌轻轻拍到小笼包屁股上,并趁着他发愣当口朝方沉津走去。

“妹子,一眼钟情,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这里,那时,你是林间的精灵,仅用一个眼神就将我的灵魂摄去……”没等他说完,郝郝笑场了,她掩嘴偷笑,道:“不行!这话太腻了!你别背了!”

方沉津:……

偷看的帝影众师生:……郝美人还真是清新单纯不做作呢!

方沉津也不来虚的了,干脆利落地翻出钻戒,单膝下跪。

“妹子,我想生生世世保护你,想跟你踏遍千山万水,想和你一起下厨,一起玩重炉,一起打包子。”

“我爱你,嫁给我吧!”

郝郝开开心心的让他套上钻戒时,小笼包还一头雾水,打包子,说的是我吗?他们要家暴?

小笼包越想越悲伤,于是,在众人的欢呼声和掌声中,有一个特别不协调的哭声……

为了预留充足时间,婚礼原先定在10月20日,也就是郝郝生日那天,但郝郝又怀孕了,为了能穿上美美的婚纱,只得提前举办日期。

婚礼就定在六月一号的儿童节,婚礼分两次举行,第一次是在小笼包的新乐园举行,公开拍摄,世界明星来了一大半,各行各业的大佬们就算没有到来,也给二人送了好礼。

第二次是在小笼包的小岛上举行,性质为私人,不公开,邀请的都是新郎新娘最亲近的朋友。

那一天,小笼包和小苦瓜充当花童,两只小精灵在宴席间穿梭,令人赏心悦目,不少胆大的宾客还跟两对家长打趣道:“订娃娃亲了吗?”

这时,正在给大家敬酒的夫妇两下意识看向林晶晶那桌,郝郝打趣道:“趁机把两个小宝宝的终身大事办了吧!”

方沉津幸灾乐祸一笑。

这时,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方老爷子发话了:“什么年代了?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古板!定什么娃娃亲?别糟蹋我家曾孙!”

这时,尺靖宁可不满意了,她道:“糟蹋你曾孙?老爷子!话可不能这么说!我家苦瓜美颜盛世,才不想跳进你这个大火坑呢!”

“你……”

新郎新娘相视一笑,携手默默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