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年的父子生日宴办得热热闹闹,晚上,别墅区内人流如织,群星荟萃。

郝郝一身盛装,手挽方沉津,方沉津一手搂着漂亮可爱的儿子,另一手牵着美艳老婆,出尽风头。

因着之前的锤炼,郝郝渐渐褪去青涩,举手投足间尽是大女人风味,言语间使人如沐春风,气场强大,引人注目。

方沉津也很能够唬人,装模作样起来,连郝郝都不识他的真面目。

“方公子,人生赢家啊!”林飞笑盈盈地凑上来。

“飞子说笑了。”方沉津搂着老婆孩子走上前,就在这个时刻,一声脆响,啪的一声,是玉石相碰的声音,众人顺着声源看去,方沉津脚边躺着一枚玉佛。

郝郝迅速拾起玉佛,警惕地看着周围一切。

生日宴的安保措施自不必说,但她担心仍有漏网之鱼,便寻了个空档,传话让小苏加强戒备。

见郝郝一整晚都如临大敌,方沉津笑着打趣道:“怎么?这里藏着老虎呢!”

“今晚你小心点,他们要是让你再次聚餐,别去了!”

“啊?你在说什么呀!”

话正说着,郝郝忽然眯着眼盯着一处,方沉津看过去,却只看到盛装的宾客们。

他刚想问问,就见他的老婆拿起手机:“约莫一米九,国字脸,很周正,像军人……对,把他的身份调取出来。”

做完这一切,她长呼一口气,心里稍微安定下来,可不知何时,一道迅猛的身影从一旁窜出,郝郝想也不想便叫道:“小心!”又顺便把小笼包搂过来。

方沉津头一扭,就发觉一阵冷风朝这边刮,那人的速度快得让人难以捕捉,他有点慌,推开老婆孩子,自己迎上去。

几个反应快的保安已经反应过来,加入混战中,可那人身手敏捷,比雇佣兵还要厉害上几分。

一时间,园子内的叫喊声不绝于耳,郝郝一边主持大举,把众人安排到安全地,一边让保镖查看有没有其他的漏网之鱼。

“好好的一个生日宴啊!”

“真造孽哦,过个生日也不给人安生。”

“方公子这娇生惯养的,能打得过吗?”

……

众人低低的讨论声传来,郝郝猛地朝那边看去,歹徒已被众人包围,而一人捂着心口半跪在一旁,郝郝顾不上许多,把儿子扔给熟人后,快步走去。

“方沉津?”靠近他后,她看清他的面貌,方沉津已在众保镖的搀扶下站起来,他道:“这个人交给我爸处理。”

见那人被带下去,他才用略带责备的口吻道:“怎么来了?很危险。”

“你没事吧!”

“我,没……”没说完话,他直挺挺倒下,郝郝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,搂住他,却不曾想,下一秒,她也倒地昏迷不醒。

今天的方家有点惨,明明是个大好日子,却一连倒下两个重要人物,方家媳妇和方公子已经被送去医院,大家也很有眼色,不久便寻个理由离开飘香水社。

话题中心人物第一时间便被顶上热搜。

丈夫儿子生日宴会,郝郝却遭遇不测

方沉津≈ap;ap;郝郝遇袭,现处境堪忧

生日宴会竟变成人间惨案?详情请戳xxxx

诸如此类新闻在新闻上层出不穷,探视的好友们来了一波又一波,但这两人还是昏迷不醒。

对此,医生表示无能为力,有说是脑细胞受损的,可这个诊断若说是方沉津的尚且可以说得过去,可郝郝一直以来都健健康康的,脑细胞哪会无缘无故受损过度呢?

世界各地的知名医生学者来了无数人,还是没法解开这个迷,他们两人就像沉睡过去了,生命体征还有,就是一直醒不过来。

小笼包最喜欢做的事由玩游戏变成来病房与爸爸妈妈讲悄悄话,三月某天,他依然趴在郝郝的手臂间,仰头戳戳郝郝的脸,又嘟着小嘴亲了上去。

“小笼包,又闹你妈妈。”刘安清打开饭盒,舀了几勺青椒胡萝卜山药泥,朝他招招手,道:“饿了吧!先吃点东西。”小笼包的二十四颗乳牙已经全部长齐,咀嚼能力大大提高。

他刚要跳下床,就感觉到被人禁锢住了,一抬眼,他的妈妈睁着眼,满脸笑容地看着他,小笼包欢叫一声,张开手紧紧搂住她。

“宝宝,怎……”刘安清一抬头,首先看到的是紧抱着小孙儿的两条手臂,再一看,眼角余光看到方沉津,他也醒了!

她第一时间冲上去,让医生过来检查,又拉过两人询问详细情首发

郝郝是这样说的:“阎王爷抓错人了。”说罢,转过头看着方沉津,方沉津也悠悠一笑:“妹子说得没错。”

郝郝反笑:“不叫我姐了?”

“能加零花钱我就叫。”

首富夫妇出院!

好迷们的胜利

论郝郝效应

在郝郝和方沉津昏迷期内,郝郝几亿粉丝纷纷冒头祈祷,阵仗大得出奇,另各家粉丝侧目。这事儿甚至惊动多国高层政界人士,自发为他们的痊愈而祝福。

而在这一时刻,又一新闻铺天盖地的席卷全世界,刘溯凌回归黎家,宣布永久退出娱乐圈。

新闻一出,书迷们哭天抢地,粉丝后援团写出了万人书,直指让刘溯凌留在娱乐圈的一百条理由,无奈,刘溯凌心硬如铁,无法打动,大家纷纷把目光对向他的红颜知己郝郝。

然而,郝郝在尝试一番后,彻底撂担子了。

“啊!怎么又来轰炸我呀!真办不到啊!”郝郝抓耳挠腮,方沉津体贴送上一杯暖茶,温声道:“消消火,别管他们。”

“现在我的博览和cucutalk已经被他们完全占据了。”郝郝郁郁不乐,她苦笑道:“那帮媒体也在起哄,这哪儿是我能决定的?刘哥多理智啊!他才不会改变主意。”

方沉津笑而不语,许久后,郝郝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。

“沉津,你手下的是什么?”

“哎呀!新看到的,叫完美主父守则,还挺有趣的,非常好玩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