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慢慢流逝,鹿海棠请了一些经验丰富的果农来帮助果园村的人们照顾果树,临近夏的时候硕果累累,压弯了枝头,还未完全成熟,只差一个月就可以开卖了。

鹿星沉一直在学习,时常往返果园村与临江县之间,偶尔空出来的时间会帮助鹿奶奶干农活,也有时候会帮鹿海棠做顿饭,报答她送衣服的人情。

丽自然发现了鹿海棠与鹿星沉走得越来越近,心中焦急不已,终于忍不住在鹿星沉再次提着饭到鹿海棠家里时,将他拦在了路上。

仰头望去,鹿星沉皮肤慢慢变白了许多,剑眉星目生得极好看,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,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魅惑人心的眼神,瞬间羞红了脸,不敢再看,低声道:

“星沉哥,你这是要去哪儿?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

鹿星沉微微皱眉,知晓丽又要那些爱慕他的话语了,绕开了她往鹿海棠的茅草屋走去。

“不需要帮忙,只是给海棠姑娘送饭去。”

“星沉哥!你和海棠姑娘男未婚女未嫁,如此往来,不太合适吧。”

丽越发嫉恨连饭都不会做的鹿海棠,她明明比她勤快多了,为何星沉哥一直拒绝她?

难道就是因为长得没她漂亮吗?

鹿星沉并没有理会丽,见鹿海棠还没有醒来,将饭盒放在了窗户边,转身往回走,实在没有心思理会越来越不知礼数的丽。

丽再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追上去,盯着鹿海棠窗户边的饭盒,心里恨意浓烈,上前正准备将饭盒偷走时,却撞上了那张惊艳的脸。

“啊!!!”

慌乱之下连同饭盒一起跌倒在地上,刚换的碎花裙也沾染了灰尘,有些恼怒,却不敢和鹿海棠对峙,做贼心虚,站起身来往家里跑去。

鹿海棠刚刚睡醒,没想到口粮被人打倒,心情极度郁闷,打开房门将饭盒捡起来,把地上的饭菜全都扫在垃圾桶里面,摸着饿得发慌的肚子叹了口气。

现代那些零食早就吃完了,上个世界的牛肉干也没有了,剩下一大堆食材,都是需要自己动手,可她实在不想碰那个灶台,只能换身衣服往鹿星沉家里走去。

鹿星沉正在院子里看书,听到门被推开,抬头望去,穿着一身白色纱裙美得倾国倾城的鹿海棠出现在门口,略微慌乱的收回了视线。

初夏的阳光照在身上极为暖和,院子里有遮阳的葡萄藤,倒是极为凉快,加上一阵风吹来,再舒适不过了。

鹿海棠见鹿奶奶没在家,将门关上,摸着胃坐在了鹿星沉旁边,将空空如也的碗递给了他,可怜兮兮道:

“早上的饭撒了,没吃到,好饿啊……”

这个丽喜欢鹿星沉就喜欢吧,怎么还来祸害她的口粮?

鹿星沉不敢看鹿海棠那摄人心魂的眼神,略微无奈的站起身来,接过了饭盒,好在家里还剩了一些,给她重新盛了一碗出来,将饭菜盖在上面。

“吃吧,有你最喜欢的酸菜鱼,鱼还是你池塘里面养的。”

前些鹿海棠闲来无事钓了十几条鱼,全都提到了他家里,反正自己除了在野外烤,也不知道怎么做,干脆交给会做饭的鹿星沉。

鹿海棠开心的接过了碗,望着上面已经剔除遇刺的片片鱼肉,吃得贼香,还不忘道谢。

“谢谢,你做的饭比鹿奶奶的还好吃。”

和之前的厨艺一样好,确认是本人无疑了!

有鹿海棠在一旁吃东西,鹿星沉也无心看书了,将书本暂时放在一边,目光柔和的望着她,带着一丝笑意道:

“不过是些家常菜罢了,海棠姑娘见多识广,吃过的山珍海味定然要比这好吃得多。”

鹿海棠连忙否认道:“不不不,还是你的好吃。”

要是这里有龙虾和那些调料就好了,还真怀念鹿星沉做的麻辣龙虾,想想都流口水。

鹿星沉被鹿海棠这么夸赞,忽然觉得面色有些发烫,转移了话题:“海棠姑娘打算一直住在果园村?”

问出口后,又有些后悔,鹿海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,他也没有权利管,两个人压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总有一她会离开。

鹿海棠倒是没想太多,吃完饭后望着越看越好看的鹿星沉,双手撑着下巴趴在桌子上,缓缓道:

“住不了多久了,等水果摊布置好后就搬到临江县去。对了,我有件事情和你商量。”

鹿星沉忽略掉心底那一丢丢失落,收敛好情绪,将碗筷收了起来,“何事?”

时间还早,鹿海棠等鹿星沉将碗筷放到厨房回来之后才道:

“水果店的事情,想请你和鹿奶奶一起帮忙,鹿奶奶可以照看水果店,还可以在水果摊旁边的窗口卖一些包子馒头,你若是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去运水果,还可以帮忙收钱,这样大家都有钱赚。”

她开的工钱肯定高得多,况且鹿星沉在县城住下,看书都要方便得多,鹿奶奶也不必干那些沉重的农活了。

这样的雇佣关系,鹿星沉应该不会抗拒吧……

果然鹿星沉只是震惊了一会儿后,反应了过来,鹿海棠这是要给他工作,甚至还想到了鹿奶奶,完全没有理由拒绝,心中极为感激。

“谢谢海棠姑娘总是为我们着想,运输和收购水果之事交给我不成问题,奶奶年迈的确不好再干那些繁重的农活,不过做的馒头包子很是好吃,以往只是没有钱买米面和馅料,没想到……”

没想到鹿海棠什么都为他们想好了,还是以这样能让他接受的方式,脑海中想起了那只需要五百铜钱的笔墨纸砚,莫名有种直觉,肯定是她事先给过钱了,却不知道怎么询问此事。

鹿海棠看到鹿星沉不抗拒此事,心里松了一口气,看来这段时间慢慢接近鹿奶奶还是很有成效的,忍不住笑了笑:

“叫我海棠就行了,这半年来你和鹿奶奶对我也很好,礼尚往来嘛。”

见鹿海棠望着自己,鹿星沉能明显的感觉到心跳加快了些许,下意识握紧了手,略微有些紧张。

“这样不太好,男女之间怎可直呼名讳,海棠姑娘不太懂我们这里的风俗。”

鹿海棠盯着鹿星沉略微泛红的耳朵,忍不住想逗他:“我觉得挺好的啊,星沉这个名字也很好听。”

话音刚落,鹿星沉不止耳朵红了,脸上也发烫,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眉目含笑的鹿海棠,总觉得她是故意这么的。

“海棠姑娘不要笑了。”

他承认他自卑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