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尼凡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既然如此,贫僧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,不过我是一定要参加法王大会的。”图尼凡说着来到活度**师的身边坐下来,这时菩云大师也坐了下来。

活度**师向那个长相怪异的人一抱拳,活度**师道:“请问这位道长怎么称呼?”那个长相怪异的人冷笑道:“如果说出我的大名,只怕会吓破你的狗胆,贫道此来只有两个目的,第一那就是要夺取法王之位,第二请你把你们天济门的天济道法秘籍交给我,我要好好地修炼,你们天济门的天济道法秘籍。”

活度**师一听不由得勃然大怒,菩云大师和图尼凡喇嘛的态度,活度**师还可以接受,可是这个长相怪异的人的态度,让活度**师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,活度**师回过头来看了看菩云大师和图尼凡喇嘛,活度**师怒声道:“二位大师,你们的朋友怎么会如此无礼。”

这时图尼凡站起来道:“活度**师不要误会,虽然我们都是来参加法王大会的,其实我们三人只是在半路上相遇,我们之间彼此谁也都不认识。”菩云大师点点头说:“图尼凡大师说的不错,我也不认识此人,更不知道这个人是何许人也。”

只见那个长相怪异的人发出一阵阵怪笑,那个长相怪异的人道:“活度**师,现在就请你把天济道法秘籍交给我,至于争夺法王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这时瓦尔乐其立刻就走了过来,瓦尔乐其大骂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鸟人,竟敢在我们天济门撒野。”

活度**师赶紧说:“瓦尔乐其不得无礼。“瓦尔乐其大声道:“可是这个人也太无理了,我要好好地教训他。”那个长相非常怪异的人,不由得嘿地嘿一阵阵怪笑,那个长相怪异的人冷笑道:“小毛孩子,就凭你也敢在你祖师爷面前耍横。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瓦尔乐其一听不由得勃然大怒,瓦尔乐其一伸手取出虎尾钢鞭,瓦尔乐其举起虎尾钢鞭,恶狠狠地向那个长相怪异的人砸去,那个长相怪异的人一看并没有躲闪,而是向瓦尔乐其一挥手,瓦尔乐其顿时就感觉到有一股威力无匹排山倒海的力量,猛地向自己撞击过来,瓦尔乐其的身体顿时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,被打飞出去五六米远。

瓦尔乐其立刻一头栽倒在地。瓦尔乐其一张嘴立刻喷出一口鲜血,顿时就昏死过去,这时活度**师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,活度**师怒吼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恶道,居然无故伤我弟子,今天贫道岂能容你。”

那个长相怪异的人冷笑道:“小毛孩子你瞎咋呼什么,那是他自己找死怨不得贫道,如果贫道说出我的名字,恐怕就会吓破你的狗胆。”部鲁山一听立刻向前一纵身。部鲁山怒吼道:“恶道,你先报上名来再来受死也不迟。”

那个长相怪异的人冷笑道:“小毛孩子,就凭你也配知道贫道的名字,贫道早在一百多年前。就已经名震江湖了。”部鲁山大怒道:“恶道你废话少说,你快说你到底是谁?”

那个长相怪异的人冷笑道:“小毛孩子你给我听好了,我就是一百多年前名震江湖的三眼魔君独孤笑。”此言一出李保杰和活度**师,以极全场的人都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李保杰曾经听师傅说起过。早在一百多年前,江湖上出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大魔头,此人就叫三眼魔君独孤笑。这个独孤笑专门修炼邪术魔功,手段极其残忍杀人如麻,而且他还练成了一种邪功,专门吸取其他道家高手的功力来提升自己的功力。

早在一百多年前,三眼魔君独孤笑和九天魔君尹无魂合称雌雄双魔,后来当三眼魔君得知,江湖上各大门派联手想消灭他们雌雄双魔时,三眼魔君就逃之夭夭了,后来三眼魔君就一直隐退江湖,从此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,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天济观出现。

活度**师立刻大叫道:“部鲁山你快回来。”部鲁山不服气的说:“我倒要看看这个三眼魔君到底有多厉害。”活度**师怒吼道:“部鲁山,难道你敢违抗师命不成吗。”部鲁山从未见过师傅如此的动怒,所以部鲁山无奈只好来到活度**师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三眼魔君冷笑道:“小毛孩子算你识相,不过活度**师你必须把天济道法秘籍交给我,不然的话我就杀死这里所有的人。”这时菩云大师立刻就站了起来,菩云大师大声道:“活度**师,没想到这大魔头,居然就是一百多年前的三眼魔君独孤笑,如果让这个大魔头得到了天济道法秘籍,再让他当上法王,那将是整个人间的灾难。”

这时图尼凡喇嘛也站起来大声道:“这个大魔头简直太可怕了,绝非我们其中哪一人能敌,我们必须集结大家之力,共同消灭这个大魔头。”雪儿一听立刻站起来怒吼道:“我就不相信,这个三眼魔君独孤笑到底有多厉害,今天我就会会他。”

雪儿刚想冲过去,李保杰一看大事不妙,李保杰立刻拦腰抱住了雪儿,李保杰急的大叫道:“雪儿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鲁莽,你不知道这个三眼魔君独孤笑的厉害。”

&想一想独孤笑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名震江湖了,那么这个独孤笑有多大岁数就可想而知了,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他的武功和道术,更是非同小可惊世骇俗,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那个三眼魔君独孤笑看了看李保杰,独孤笑冷笑道:“算你小子识相。”不然的话这么漂亮的女娃子,可就要去见阎王爷了。”活度**师大声道:“独孤笑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独孤笑冷笑道:“废话少说,快把天济道法秘籍交给我。”

菩云大师道:“独孤笑,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,今天我们就要消灭你匡扶正义。”西藏喇嘛图尼凡道:“菩云大师,这个大魔头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威震江湖了,一百多年后的今天。他的武功和道术会更加可怕,只怕在座的没有一人能是他的对手,要想消灭这个大魔头,我们大家必须齐心协力群策群力,这样才有机会消灭这个可怕的大魔头。”

三眼魔君独孤笑一听,不由得一阵狂笑道:“居然你们一个个都不知道死活,那贫道只好先打发你们都去见阎王爷,今天贫道就先陪你们玩玩。”独孤笑说着从怀里取出四个小铜人,这四个小铜人大概在十几公分左右,独孤笑把四个小铜人放在地上。然后独孤笑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灵符。

只见独孤笑是念念有词,突然独孤笑手里的那张灵符化作一团团黑色的烟雾,大家一个个都不由得大吃一惊,赶紧迅速地往后退,这时只听见独孤笑大叫道:“四大邪王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。”当黑色的烟雾散尽之后,大家只看见大殿上不知道何时,居然多了四个长相极为怪异的人。

只见这四个人都穿着一套金黄色的外衣,脸上也都是呈现出金黄色的,独孤笑冷笑道:“四大邪王。把他们全部都杀光一个不留。”这四大邪王立刻向大家走过来,菩云大师大叫道:“我来会会这个四大邪王。”

菩云大师一闪身就来到四大邪王的跟前,菩云大师大吼一声:“看我的霹雳罗汉掌。”菩云大师说完举起蒲扇大小的巴掌,猛地一巴掌向其中一个邪王打去。

菩云大师这一掌的力道是非同小可。菩云大师这一掌的力道足以把一棵两尺粗的树木打断,可是当菩云大师这一巴掌拍在那个邪王的身上,那个邪王只是往后退了几步。

可是那个邪王并没有倒下,反而以闪电般的速度向菩云大师扑去。只见那个邪王伸出左手,猛地向菩云大师的前胸抓去,菩云大师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。菩云大师赶紧向旁边一闪身,躲过了那个邪王的攻击。这时其他的三个邪王也分别向菩云大师扑去。

西藏喇嘛图尼凡一看大事不好,赶紧冲过去拦住了其中的一个邪王,部鲁山也立刻迎了上去,此时妙音师太心想:“既然活度**师不让我参加法王大会,我又何必为他们卖命呢?”但是妙音师太转念又一想,如果我袖手旁观的话,以后活度**师就更有理由把我逐出师门了。”

&时候大家都会认为,我不配做天济门的弟子,师门有难而我却不闻不问袖手旁观,这样就会更加遭到其他的道家同门的蔑视。”

&果这时候我出手相助的话,大家都会认为我妙音师太不计前嫌,为人处世光明磊落,为保护师门可以出生入死,如此一来我以前做过的那些错事,就会得到大家的谅解,这样我就可以参加法王大会了。”

&果我参加了法王大会,就凭我的武功和道术想夺取法王之位,也不是什么难事,如果我当上了法王,不但可以得到大家捐献的,用来灭魔的大笔资金,而且还可以号令天下群雄,这样的好事去哪里找。”

妙音师太想到这里也一纵身冲了上去,妙音师太大叫道:“三眼魔君你不要猖狂,我来会会你的四大邪王。”可是等妙音师太和其中的一位邪王交上手了,妙音师太这时才觉得后悔。

因为这四大邪王,浑身上下都是坚如铁硬似刚坚硬无比,不管用什么招数打在四大邪王的身上,它们都不知道疼痛,更要命的是它们还不知道劳累,因此妙音师太的心里是暗暗叫苦,妙音师太悔不该自己一时冲动就上阵了。

可是现在如果妙音师太无缘无故地退下来,就会更加遭到其他道家门派的人蔑视和耻笑,以后妙音师太再想在江湖上立足,那可就更加的难如登天了,所以妙音师太此时也只能硬着头皮拼死一搏了。

活度**师大叫道:“你们大家都出去打,千万不要毁了我天济观。”就这样众人一个个都走出了天济观,这时李保杰来到了活度**师的身边,李保杰趴在活度**师的耳边一阵嘀嘀咕咕,活度**师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,我这就命人把你需要的东西找来。”

功夫不大有一个苗道拿来一只毛笔和一张纸,雪儿说:“怎么,师傅你是不是又要画画吗。”李保杰点点头说:“不错正是。”李保杰接过来纸和笔,然后李保杰在纸上画了一只猛禽,雪儿在一旁仔细一看,只见李保杰在纸上画的这只猛禽好像是一只苍鹰。

雪儿不解的问:“师傅,你画一只苍鹰有什么用吗。”李保杰说:“雪儿你说错了,这不是苍鹰这是金翅大鹏神雕。”雪儿说:“怎么,难道你想用金翅大鹏神雕对付四大邪王吗?”李保杰说:“四大邪王虽然厉害,可是菩云大师、图尼凡喇嘛、部鲁山和妙音师太,他们一个个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雪儿说:“那你画的这只金翅大鹏神雕是干什么用的?”李保杰笑着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,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。”雪儿一听不高兴地说:“不说就不说好了,没想到你对我还保密呀。”李保杰笑着说:“好了,雪儿你就不要生气了,我们还是到外面去看看站况如何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