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儿说:“我也去,我的道术虽然比不上你,可是说不定关键时候我能帮得上忙。”李保杰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我们快走吧。”刘思思说:“我也去,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一伟。”李保杰说:“思思姐,这次行动非常的凶险所以你还是不要去了。”

刘思思无比坚定地说:“那好,既然你们不愿意带我去我就自己去。”李保杰一看无可奈何地说:“那好吧,我们就一起去吧,不过我们临走之前,我先要准备好大量的灵符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李保杰又画了好多张灵符,李保杰说:“我们现在可以走了。”就这样三人立刻来到汽车站,然后买了三张前往简阳的车票,三个人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赶往简阳。”

咱们再说徐一伟和所有的特战队员,其实滨江距离简阳才三百多公里,大家坐着直升机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,直升机一降落在一片开阔地,大家立刻都走出了直升机。

曹猛说:“我们根据可靠消息,天狼帮一伙歹徒现在就藏匿在白云观中。”这座白云观位于简阳市东南方向老君山上,白云观是一座道观也是一个旅游胜地,那里有许多游客和香客,所以大家必须听我的指挥,千万不能伤到游客和香客,如果谁敢擅自开枪打伤或者打死无辜的群众,其造成的后果自负,大家都听明白了没有。”

这时大家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们都听明白了。”曹猛一听一挥手大家立刻向老君山出发,大家来到老君山跟前,只见前面果然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建筑,叶子龙说:“曹猛,你看前面的那座道观就是白云观。”

徐一伟说:“曹队,为了保险起见不如我先进去打探消息,曹猛一听赶紧说:“万万不可,天狼帮一个个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你贸然进去岂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。”

徐一伟说:“曹队,你看我穿着一身便装,我就打扮成游客的样子,我想他们该不会对一个游客下手吧,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就等于自己暴露目标了,我想他们就是再愚蠢也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。”

叶子龙点点头说:“徐一伟说的在理。”曹猛说:“那好,你进去之后千万不可擅自行动,否则的话你的处境可就非常的危险了,你进去之后一定要多加小心。”徐一伟点点头说:“曹队你就放心吧,不是我吹牛皮我徐一伟也绝不是等闲之辈,再说了我只是去打探休息,所以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。”

曹猛点点头说:“那好你就去吧,千万不可疏忽大意啊。”徐一伟点了点头然后就向白云观走去,徐一伟来到了白云观,只见白云观外面有许多人,看样子他们好像都是游客,其中有一个人是导游,这个导游兴致勃勃地给大家讲解,白云观的来历和有关于白云观的各种传说。

徐一伟不由得心里直犯嘀咕,徐一伟心想:“不对呀,如果这里被天狼帮控制,白云观怎么会有这么多游客,而且他们还这么有雅兴兴致勃勃地听导游讲解。

可是当徐一伟仔细地观察那些游客,徐一伟吃惊地发现,那些游客一个个面露惊恐不安的表情,甚至有些人在微微颤抖,徐一伟一看顿时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,徐一伟心想仔细游客肯定是全部都被天狼帮控制住了,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惊恐不安,不用问那个导游肯定是天狼帮的人。

徐一伟来到售票处,徐一伟就问:“门票多少钱一张啊?”售票员说:“一百块钱。”徐一伟说:“这么贵。”那个售票员说:“不好意思,我们两个月前才提高价格的。”

徐一伟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,反正已经来了大老远的赶来就是为了看看白云观,如果不进去看看那该有多遗憾呀。”李保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,售票员接过钱又给了徐一伟一张门票,徐一伟拿着门票就来到了大门口,这时被白云观的两个保安给拦住了。

其中有一个保安说:“你的门票呢?”徐一伟立刻把门票递过去,那个保安点点头说:“嗯,不过你暂时还不能进去。”徐一伟吃惊地说:“为什么?”那个保安说:“现在有许多恐怖分子到处制造恐怖事件,为了游客们的安全我们必须给每一位游客搜身,看看游客们身上有没有带着危险品和凶器。”

徐一伟一听顿时大吃一惊,徐一伟心想:“坏了,我身上带着手枪和子弹肯定会被他们搜出来。”正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喊道:“你们两个保安快过来,这里有一个老人突然昏倒了。”

那两个保安一听立刻往里面走去,徐一伟趁着这个机会立刻就溜进了白云观,徐一伟来到白云观的里面,徐一伟的眼睛仔细地观察周围的情况,徐一伟突然发现在一个神龛下面的阴暗处,有一个正方形的塑料盒子,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它。

徐一伟心想这个这个正方形的塑料盒子怎么会放在这里呢,徐一伟再仔细搜寻有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。徐一伟吃惊地发现,几乎所有阴暗隐蔽的角落都有一个正方形塑料盒子,而且那些正方形塑料盒子上面,还有一个指示灯一闪一闪的闪烁着微弱的红光。

徐一伟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,徐一伟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这些正方形塑料盒子全部都是遥控炸弹,徐一伟又向周围仔细观察,徐一伟又突然发现,在一个房梁上面有一个反光的东西,徐一伟顿时就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徐一伟仔细一看原来那个反光的东西居然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。

不用问房梁上一定埋伏着一个狙击手,看来天狼帮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就等着大家往里钻了。徐一伟把周围的环境大概摸排了一遍,然后徐一伟就离开了白云观。

徐一伟来到大家的所在地,于是徐一伟就把白云观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大家一听一个个都不由得大吃一惊,叶子龙说:“曹队,幸亏我们没有贸然发起进攻,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要伤亡惨重甚至是全军覆没了。”

曹猛点点头说:“看来,这个天狼帮我们还真的不能小瞧了他们。”徐一伟说:“那怎么办,如果我们进去了,他们只要按动遥控器,到时候我们全部都完蛋了。”

曹猛笑着说:“幸亏我们提前做好准备,要不然我们可就要真的吃大亏了。”|徐一伟说:“我们做好了什么准备?”曹猛大声道:“小刘,把我们的秘密武器拿来让大家开开眼界。”

只见一个叫小刘的特战队员,从一个箱子里拿出来一些散碎的电子配件,徐一伟说:“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?”曹猛没有说话,只见那个小刘很快就把这些散碎的电子配件,组装成一个圆形的东西就好像电视天线一样,还有一个正方形的电子键盘就像电脑键盘一样。

曹猛说:“这个东西叫电磁波干扰机,遥控炸弹是用遥控器发射的电磁波控制爆炸的,只要我们用电磁波干扰器让遥控炸弹接收不到电磁波,天狼帮就无法引爆遥控炸弹。”

徐一伟一听惊喜地说:“太好了,这样我们就不怕他们的遥控炸弹了。”叶子龙说:“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大意,因为狙击狼可不是好惹的,还有天狼帮其他的成员,他们一个个也绝非等闲之辈,所以我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啊。”这时一项沉默寡言的许光华说:“我们还是分配一下任务吧。”

曹猛说:“我们要想消灭天狼帮就必须在晚上行动,许光华你带着猎豹突击队负责营救游客,叶子龙你带着飞虎突击队干掉隐藏在暗处的狙击手,我带着山鹰大队从正面发起进攻,到时候大家见机行事,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后再行动,千万不可贸然出击,大家都明白了吗。”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:“明白了。”

曹猛说:“现在大家原地休息。”许光华说:“徐一伟你是刘局的乘龙快婿,刘局原来在特种部队的时候就是我的教官,出发前刘局再三的嘱咐我一定要确保你的安全,如果真的和天狼帮动起手来,你小子必须在最后面,如果你小子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可没有办法向刘局交代。”

徐一伟说:“我的兄弟在文物局的时候,被天狼帮的那伙畜生给杀了,我一定要给我的兄弟报仇雪恨。”曹猛说:“徐一伟,你小子可不要当愣头青,就算你小子想报仇雪恨,那你也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才能报仇啊,如果你连命都没了,你小子你还拿什么来报仇啊。”

徐一伟冷笑道:“你们都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叶子龙笑着说:“徐一伟,我知道你受到过严格的军事训练,刘局把所有的本领也都倾囊相授,我也看出来你小子身手敏捷干净利落确实有两下子,不过你和我们特种部队比起来,那可就是王奶奶和玉奶奶比你还差那么一点,所以行动的时候你最好在我们大家的最后面。”

徐一伟冷笑道:“你们不要大言不惭,到时候咱们还是手下见真章。”叶子龙冷笑道:“徐一伟,没想到你小子还不服气,那好到时候我们大家都看看你的本领。”曹猛说:“不管怎么样,任何人都不能自作主张擅自行动,如果谁不服从命令我绝对饶不了他。”

大家说说笑笑就这样大家一直等到天黑,今天晚上是雾阴天虽然有月光但是却是非常的昏暗,曹猛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,曹猛说:“出发。”大家随着曹猛一声令下纷纷向白云观摸去,大家一直绕到白云观的后面,曹猛一看这个院墙至少有三米高,然后曹猛向大家做出一个投弹的姿势,有十几个特战队员每个人都向大院里扔出了一枚烟雾弹,其实烟雾弹没有一点杀伤力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爆炸声,烟雾弹起到掩护的作用,就是喷出大量的烟雾让敌人看不见自己。

烟雾弹扔进去之后,有几个特战队员往院墙上一蹲,其他的特战队员先踩着前面特战队员的大腿,然后又踩着对方的肩膀和头部,然后靠着院墙上的特战队员猛地站起来用头一顶,然后那个特战队员立刻就被顶了起来,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攀爬到院墙上。

然后院墙上的特战队员把绳子扔下去,靠在院墙下面的特战队员抓住绳子,很快地就爬上院墙。由于烟雾弹把周围弄得漆黑一片,所以这时候对方的狙击手根本就无法击中特战队员,大家很快就跳进了白云观。此时白云观里是鸦雀无声,这时烟雾弹的浓烟已经散去,大家一个个小心翼翼地往前走。这时候突然想起一声沉闷的枪声,但是声音不大就像是一个火柴盒掉在地上,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声有一个特战队员应声而倒。

可是大家并没有一伟同伴的倒下而惊慌失措,更没有人发出惊叫声,这一切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曹猛小声道:“大家小心狙击手,一定要把那个狙击手给找出来。”现在是敌暗我明,形式对特战队员来说非常不利,大家都在努力地搜寻那个躲在暗处的狙击手,徐一伟小声道:“现在我们很难发现狙击手,不如我去吸引开敌人的注意力,你们伺机找到对方的狙击手把他干掉。

徐一伟说着就要冲过去,许光华一把把徐一伟按倒在地,许光华骂道:“你小子是不是疯了,你这样冒失地冲过去正好被他们当成活靶子。”徐一伟笑着说:“有些时候冒失比谨慎往往更能发挥作用。”

曹猛骂道:“徐一伟你这个混蛋,如果我早知道你怎么鲁莽,我就不让你参加这次猎狼行动了。”徐一伟笑着说:“曹队,你看过鹰爪铁布衫这部电影吗。”曹猛说:“现在我没有时间和你扯淡。”

徐一伟笑着说:“曹队,我告诉你我从小就修炼金钟罩铁布衫,所以我是刀枪不入。”曹队骂道:“你小子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,现在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。”徐一伟冷笑道:“正是因为形式对我们不利我才要冲过去。”

徐一伟说完立刻站了起来向前面冲去,许光华一看立刻大叫道:“徐一伟你快回来。”正在这时徐一伟突然觉得自己的额头上一阵阵轻微的疼痛,然后徐一伟故意装作中弹倒地。

许光华大吃一惊,许光华心说:“这回徐一伟完了,让我怎么向刘局交代呀。”这时曹猛突然发现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,有一个东西就像镜子一样反光了一下,不过这种反光太微弱而且速度极快转瞬即逝,曹猛瞅准机会立刻举起冲锋枪嗖嗖嗖就是一梭子打过去。

突然只见那个黑暗的角落里,好像有一个人立刻迅速地趴在地上一连几个翻滚,曹猛的这一梭子子弹居然没有击中那个人,那个人立刻就站了起来,然后一闪身又消失在黑暗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