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帝庙的管理人员说:“那也不行,这颗银杏树是我们关帝庙的镇庙之宝,是国家文件批准的,更是我们关帝庙招揽游客的金面招牌,你们把银杏树挖走了,对我们关帝庙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。”

这时又有一个管理人员说:“我们的银杏树可是受到法律保护的,你们绝对不能把银杏树挖走。”徐一伟一听勃然大怒道:“你们少废话,出了问题我顶着,挖掘机师傅你现在就开着挖掘机,去把银杏树挖掉然后运走。”

挖掘机师傅一听立刻开着挖掘机就往里走,这时有一个管理人员大声道:“老张你赶快去报警。”那个叫老张的管理人员说:“我看你是糊涂了,他们本来就是警察还报个屁警。”

另一个管理人员说:“那怎么办啊?”老张大声道:“今天,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把银杏树挖走。”老张说着立刻就躺在挖掘机的前面,老张大声道:“你们不是想进去挖走银杏树吗,今天只要是有我在,你们就别想挖走银杏树,你们要想进去可以,除非你们从我的身上压过去。”

挖掘机司机一看顿时也就没辙了,公安局和关帝庙的管理人员双方开始大吵起来,这时引来许多前来围观的人们,这时有许多人一边在看热闹一边在议论纷纷。

有人说公安局有什么了不起,难道公安局就可以无法无天吗,这时就连刘子民也好像不知所措了,刘子民来到李保杰的跟前,刘子民就问:“李保杰你看怎么办。”

李保杰说:“什么怎么办,银杏树精快要修炼成人型了,到时候真的就要大难临头了。”刘子民说:“这件事我当然非常清楚,可是目前的形势好像已经失控了,如果我和他们讲道理,他们肯定是听不进去的。”

李保杰说:“你们可以叫人把那个老张的,硬是从挖掘机跟前拖过去,这样就不会闹出人命了。”刘子民点点头说:“那好就这么办,今天我就是拼了公安局长的乌纱帽不要了,我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让你把银杏树精消灭掉。”

刘子民立刻把徐一伟叫到跟前,刘子民说:“一伟,你现在就把那个老张拖到一边去。”徐一伟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,我现在就去办。”徐一伟叫来几个公安干警,连拖加拽地把老张拖到一边去,然后徐一伟向挖掘机司机一挥手,于是司机立刻开着挖掘机冲进了关帝庙。

这时看热闹的人们已经把关帝庙围得水泄不通,甚至有些老百姓开始谩骂公安局是暴力执法,挖掘机司机推到了一堵墙,直接就冲到了后院,挖掘机司机挥动巨大的铁铲准备挖开银杏树的树根。

这时关帝庙的管理人员大喊道:“你们不能这样啊,你们这是犯法的你们知道吗。”老张一看眼看着保不住银杏树了,老张立刻跪在地上哀求道:“|我求求你们,银杏树不能挖走啊。”

老张跪在地上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,这时有些老百姓再也看不下去了,有几个小年轻的大骂道:“这是他娘的什么公安局,简直就是一群地痞**。

有一个老百姓随手拿起一个啤酒瓶向警察们扔去,当时就把一个警察给砸伤了,刘子民大叫道:“乡亲们大家都不要乱,我们完全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。”

刘子民竭尽全力的向大家大声喊话,希望可以平息老百姓的愤怒,可是挖掘机丝毫也没有停下来,挖掘机的巨爪猛地向银杏树的树根挖去,老张和结果关帝庙的管理人员,他们一个个都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苦苦哀求,这时有些老百姓拿着啤酒瓶饮料瓶,纷纷向公安干警们扔去。

挖掘机司机一铲子下去,银杏树的树根下面顿时就被挖出了一个大坑,挖掘机司机开始挖第二铲在的时候,这时所有的人顿时全部都安静下来。

此时不管是公安干警还是看热闹的人们,关帝庙里的管理人员甚至是愤怒的老百姓,在场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,原来当挖掘机准备挖第二铲在的时候,银杏树的树枝突然伸出来把挖掘机的巨铲缠住,然后银杏树的树枝用力往上一提,顿时就把挖掘机提了起来。

挖掘机司机在驾驶室里吓得大喊大叫,这时又有几根树枝向挖掘机司机而来。挖掘机司机一看大事不妙,他赶紧打开车门正准备往下跳,李保杰一看大事不好,李保杰赶紧一个箭步冲到挖掘机下面,李保杰一个旱地拔葱,李保杰的身体顿时腾空而起,李保杰飞身来到驾驶室旁边,上前一把就抱住挖掘机司机。

李保杰抱着挖掘机司机顿时就落在地上,就在这时只见有几根树枝猛地向李保杰和挖掘机司机插去,李保杰抱着挖掘机司机一个就地十八滚,一口气滚出好几米远,银杏树的树枝全部都没刺中。

李保杰立刻大声道:“师傅,这颗银杏树已经成精了你赶快跑。”那个挖掘机司机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可是当他看见银杏树的树枝又向他来了,挖掘机司机吓得本能的就往后跑。

李保杰说着也赶紧往后狂奔,李保杰一边跑一边大叫道:“银杏树精已经被彻底的激怒了,刘局你们赶快疏散人群。”这时只见银杏树所有的树枝一根根全部都竖立起来,然后就像无数根鞭子一样,猛地向李保杰打来,李保杰赶紧往旁边一闪身,银杏树的树枝顿时就打空了。

这回李保杰已经跑到银杏树的范围之外了,李保杰大声道:“乡亲们,我是茅山道士李保杰,这颗银杏树已经成精了,我们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激怒银杏树精,然后好让它现出原形。”

这时候刘子民和徐一伟都大喊道:“大家都赶快离开这里,这颗银杏树已经成精了会害人的。”那些围观的老百姓一听一个个都摇摇头表示根本不相信,可是当大家看见银杏树向李保杰发起攻击时,大家还是半信半疑。

这也难怪人们难以置信,这些只不过都是神话电影电视剧里面的情节,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的,可是当大家亲眼看见银杏树袭击人们的时候,大家又都不由得不信。

大多数人们都被疏散了,可是还有极少部分人好奇心非常重,所以他们都想留下来看热闹,无论大家怎么劝阻,他们就是死活不离开,不过他们还是非常理智的,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以防不测。

这时李保杰大声道:“孽障,上次我就已经看出来你已经成精了,我之所以没有消灭你,就是想给你悔改的机会,哪知道你非但不知悔改你反而变本加厉,今天我就让你万劫不复永不超生。”

这时雪儿大声道:“师傅你和银杏树精啰嗦什么。”雪儿话音刚落突然银杏树的树根向前移动了两米,不过银杏树移动的速度很慢,李保杰点了点头说:“既然如此,那可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。”

李保杰说着迅速地往后退了十几步,然后李保杰用手一指,银杏树的树根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个金黄色的光圈,由于银杏树精还没有修炼成人型,行动速度本来就很慢,再加上金光圈的束缚,所以银杏树一时就动弹不得。

李保杰立刻从怀里取出几张灵符,李保杰的口中是叽里咕噜的念念有词,不多时突然就刮起了一阵阵狂风,然后李保杰把上中的灵符立刻撒在半空中,刹那间灵符就被狂风卷到半空中,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烈日当空,眨眼间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。

这时李保杰大声道:“霹雳灵符,扬我道家神威助我斩妖除魔。”李保杰话音刚落,突然半空中打了一道雳闪,紧接着一个炸雷直震得地动山摇,这个炸雷一下子就击中了银杏树。

银杏树上的树干上立刻闪着蓝色的火焰,银杏树就像是人触电一样浑身不停的颤抖,可是天空中的炸雷一个接着一个,全部都击中在银杏树上,银杏树不停的颤抖,树枝和树叶全部都卷缩起来。

李保杰紧闭双眼,嘴里依然不停的念着咒语,这时人们吃惊地发现,雷电每击中银杏树一下银杏树就会缩小一点,天空中的炸雷依然不停的击中银杏树,银杏树也在接连不断地缩小,炸雷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,又过了一会儿天空中已经逐渐地变得晴朗起来,大家再看看那颗银杏树,已经变成了一颗弱不禁风的小树苗了。

李保杰睁开眼睛说:“好了,现在银杏树精已经被彻底的消灭了,现在大家都平安无事了。”徐一伟和刘思思走了过来,徐一伟吃惊地说:“我的老天爷啊,原来的那颗银杏树足有三四个人合抱搂那么粗,现在居然变成了一颗小树苗了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李保杰上前拉着雪儿的手,李保杰说:”雪儿,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银杏树精也被彻底的消灭了,我们现可以回家了。“雪儿吃惊地说:“师傅,银杏树精不是还在这里吗。”

李保杰笑着说:“傻丫头,现在的这颗银杏树,只不过是一颗普普通通的小树苗而已,因为银杏树精的道行已经被全部被消耗殆尽了。”刘思思说:“李保杰你的意思是说,这颗银杏树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小树苗,它再也不能害人了是吗。”

李保杰笑着说:“不错,现在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把它折断,除非再过一两千年,它再长成精那也说不定。”这时刘子民走过来一把握住李保杰的手,刘子民激动地说:“在这一切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,今天若不是我亲眼所见,打死我我都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”

李保杰笑着说:“看来,我们的刘局现在终于是深信不疑了。”刘子民点点头说:“不错,现在我是彻底的相信了。”李保杰说:“有没有人受伤。”徐一伟说:“我们的一个警察和在群众对峙的时候受伤了,那些老百姓和围观的群众没有一个人受伤。”

李保杰说:“那是再好不过了,好了,我们也可以走了。”这时刘思思说:“李保杰你先别走,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弄清楚。”徐一伟拉着李保杰的手说:“李保杰,不如你们就住在我家里,我的父母都去世了,我们家的房子也大得很。”

李保杰笑着说:“我们俩住在你家里不会打扰你们吧。”刘思思一听红着脸说:“李保杰你别胡说,我们俩都是正派人,我们俩现在还没有在一起呢。”李保杰一听立刻笑着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就这样李保杰回到了三姐保蓝的家里,两个人收拾好了东西就住在徐一伟的家中,刘子民立刻把这件事如实向市里领导汇报,市里立刻派人来调查这件事,经过多方走访又找到许多目击者作证。

这件事虽然是事实,可是太离奇太匪夷所思太不可思议了,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恐慌,为了遏制迷信思想的蔓延,市里决定不许电视台和各大新闻媒体报道这件事,如果哪个单位胆敢报道这件事立刻严惩不贷。

市里虽然严密地封锁消息,可是这件事依然不陉而走,也不知道是谁拍下了,当时保杰施法消灭银杏树精的视频,而且还把这段视频发在网上,不到一个月点击率居然达到了一个亿,有许多骗子趁机冒充是李保杰的徒弟到处在招摇撞骗。

李保杰为了防止各种谣言和迷信思想的蔓延,李保杰立刻在网上发布消息,李保杰声称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道士,根本就不会什么道术,也从来没有收过徒弟,凡是自称是我的徒弟都是骗子。

李保杰的辟谣消息一发布,那些骗子顿时就原形毕露,那些谣言也就自然的不攻自破了,有人看了这段视频之后,都在网上发表了各自不同的意见。

有人说:“李保杰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世外高人,说不定就是天庭派李保杰来到人间,专门负责斩妖除魔降妖捉怪的。”有人说:“简直就是他娘的瞎扯淡,这个李保杰十有**是个骗子,视频中消灭银杏树精的情景,说不定是李保杰提前做好的各种道具所产生的效果。”

还有人说这个李保杰八成是个电影演员,这段视频肯定是他在拍神话电影电视剧中的场景。总之人们的说法不一说什么的都有,现在李保杰的名气比那些大明星的名气还大,只要李保杰走在大街上,用不了多久就能被人认出来,有许多人立刻上前围住李保杰问这问那,李保杰赶紧向大家解释;你们都认错人了我不是李保杰。

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