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云点点头说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会非常小心的。”乌云一开始只在王晓峰的家里住三天,三天后乌云突然不辞而别,王晓峰到处寻找和打听乌云的下落,乌云犹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。

王晓峰又去对面的大楼打听乌云的下落,可是让王晓峰感到费解的是,对面大楼上的住户居然都不知道乌云是谁,甚至连她的家人也不知道。

王晓峰觉得非常的纳闷,没想到半个月后一天晚上,乌云居然突然出现在王晓峰的房间里,王晓峰上完晚自习课,并没有和其他的同学一起回家,王晓峰而是独自一个人静静地呆在学校里,等其他的同学都走了王晓峰才往家走去。

王晓峰来到家门口敲了敲门,翠花立刻打开门看着满脸疲惫的王晓峰,翠花赶紧让儿子去房间里休息,王晓峰取出钥匙打开自己的房门,王晓峰走了进去,可是当王晓峰打开电灯时,王晓峰吃惊地发现,乌云在自己的房间里,王晓峰即感到吃惊又感到惊喜。

这些日子王晓峰就像是丢了魂似的,王晓峰对乌云的思念是那么多钻心刺骨刻骨铭心,自从乌云不辞而别,王晓峰整天是心不在焉无精打采,无论干什么都没有心情,王晓峰觉得乌云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了。

当王晓峰看见乌云,王晓峰是那么地吃惊,王晓峰直愣愣地看着乌云不知所措,更不知道如何是好,乌云向王晓峰微微一笑,乌云的笑容顿时扔王晓峰魂飞天外,王晓峰久久地注视着乌云。

过了好久王晓峰吃惊地说:“乌云姐,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,你临走的时候怎么也不给我打一个招呼。”乌云低着头说:“那天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太寂寞了,于是我就偷偷地溜了出来。”

&来到大街上看见我一个姐妹。她说我爸病了而且病的很重,我一听顿时就心慌意乱忧心忡忡,所以我就没有来得及和你说一声,于是我就匆匆忙忙地跑回家。”

&是没想到我回到家里,吃惊地发现我爸他好好的什么病也没有,我爸看见我回来了,立刻把我关在家里哪里也不让我出去了,我一看才知道原来我是中了我爸的计了。”

&爸非让我要陪那个大老板同床共枕,可是我死活不答应,最后我没有办法只好以死威胁我的父母。我对父母说如果你们非要逼着我,陪那个糟老头子过夜,我就立刻跳楼自杀,我父母一看也无可奈何,只好把我给放了。”

王晓峰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,王晓峰说:“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乌云摇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,可是我只知道我就是死了,也不能嫁给那个糟老头子。”

乌云说完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,乌云的哭声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样。深深的刺痛王晓峰的心,王晓峰在心里暗暗发誓,再也不能让乌云离开自己了。

王晓峰说:“要不然从今以后你就住在我家里吧。”乌云点点头说:“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,不过我不想被你的父母知道。你想一想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住在一起,你父母一定会认为我是一个无耻不要脸的女孩。”

晓峰想了想点点头说:“乌云姐你说得在理,可是你天天呆在我的房间里,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寂寞吗。”

乌云笑着说:“只要和你在一起。我就一点也不会觉得寂寞,哪怕你每天只能陪着我一分钟的时间,我就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。”此时年轻幼稚的王晓峰。顿时就被乌云的这番话深深的感动了。王晓峰立刻上前握住乌云的手,王晓峰激动地说:“乌云姐,谢谢你这么信任我,其实我也不想离开你。”

乌云含情脉脉地看着王晓峰,乌云说:“我的婚姻大事我做主,我一定要嫁给我喜欢的男孩子,就像你这样的。”王晓峰一听心里顿时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渴望。

乌云羞涩地说:“晓峰我爱你,今天晚上我就把我的身体给你。”乌云说完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。

处世未深的王晓峰哪里架得住如此美色的诱惑,王晓峰上前一把就抱住了乌云,然后两个人很快就滚在一起了,王晓峰第一次和乌云男欢女爱,王晓峰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,可是事后王晓峰觉得浑身无力身体直发飘,从那以后王晓峰经常和乌云**,可是王晓峰的身体却是一点一点的瘦弱。

有一次王晓峰和乌云在床上的动静太大了,而且还不小心惊醒了父母,当父母听见儿子的房间里有女人的**声,父母立刻让王晓峰打开门,王晓峰惊慌之余把乌云藏在大衣柜里,然后王晓峰才打开房门,可是当爸妈要他打开大衣柜时,王晓峰的心里简直害怕大了极点,可是王晓峰却又是无可奈何。

王晓峰只好打开大衣柜的门,尽管王晓峰的心里非常的害怕,可是王晓峰还是打开了大衣柜的门,结果王晓峰的父母却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没有找到乌云,不但王水生两口子感到吃惊,王晓峰的心里是更加的吃惊,王晓峰知道自己明明是把乌云藏在大衣柜里,可是大衣柜里怎么没有乌云呢,乌云到底藏在哪里了。”

父母走后王晓峰满腹狐疑地打开了大衣柜,王晓峰吃惊地发现乌云居然还在大衣柜里,王晓峰吃惊地问:乌云姐,你刚才明明是藏在大衣柜里,可是刚才我打开大衣柜的时候,我和爸妈怎么没有看见你呀。”

乌云笑着说:“我爸妈以前是魔术师,我也跟着我爸妈学了几招,所以这时你爸妈就看不见我了。”

没想到乌云的这番话,居然让年幼无知情乱意迷的王晓峰信以为真,从那以后王晓峰几乎每天晚上都和乌云夜夜狂欢,可是王晓峰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虚弱下去,王晓峰也越来越瘦弱,最后直瘦的皮包骨头骨瘦如柴。

王水生一看儿子瘦弱成这个样子。王水生赶紧带着儿子去医院检查,当时负责给王晓峰检查身体的那个医生,也是个初出茅庐的二半吊子,他检查完王晓峰的身体就说,王晓峰得了白血病,如果不抓紧时间治疗恐怕时日无多。

就这样王晓峰把事情的经过,前前后后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雪儿一听大骂道:“王晓峰你真是一头蠢驴,你好好地想一想,哪家的姑娘这么随便。你们才认识十几天,她就会把身体给你,除非她本身就是一个无耻下流的鸡。”

&再好好地想一想,你自己明明把她藏在大衣柜里,可是当你打开大衣柜的时候,大衣柜里居然没有人,当你父母走后你再打开大衣柜,乌云居然又出现在大衣柜里,我那我问你一个普通人能做到这一点吗。”

王晓峰怒吼道:“不――乌云她清纯可人纯洁无暇。她绝对不是那种不知廉耻靠卖淫为上的女孩子。”

雪儿大叫道:“那好吧我问你,等你打开大衣柜时,乌云为什么没有在大衣柜里,当你父母走后你再打开大衣柜时。乌云为什么又出现在大衣柜里,我问你如果乌云是人的话,她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。”

王晓峰说:“可是乌云说他的父母都是魔术师,她从小是跟父母学的魔术。当我打开大衣柜时,她就用魔术把自己变没了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我看过许多大型魔术的表演,有些魔术师把人放进箱子里,结果打开箱子的时候,箱子里居然是一只小狗或者是小猫,更夸张的是箱子里居然是一头狮子,你们简直是太孤陋寡闻少见多怪了。”

李保杰冷笑道:“不是我们太孤陋寡闻太少见多怪,而是你简直太愚蠢了,愚蠢的有些弱智,愚蠢的就像三五岁的孩子一样天真,我问你既然乌云会如此神奇的魔术,她家里又怎么会如此的贫穷呢。”

&再仔细地想一想如此精彩的魔术,这样的大型魔术演出一场就能赚几万甚至是十几万,她家里怎么可能还会这么贫穷呢,这件事如果放在一个七八岁孩子的身上,那个七八岁的孩子都比你聪明,他都能猜得出乌云肯定不是一般人,而你却对乌云的话深信不疑,我相信全世界都找不到像你这么愚蠢的人。”

李保杰的这一番话顿时让王晓峰是哑口无言,王晓峰冷静下来仔细一想,王晓峰觉得李保杰的话句句在理,这时王水生大骂道:“小畜生你已经快死到临头了,你还如此的执迷不悟吗。”王晓峰突然大叫道:“不――我不相信这世上有妖怪,我也不相信乌云她就是妖怪。”

雪儿气的咬着牙大骂道:“你这个蠢货,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,那好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你美丽可爱的乌云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”雪儿说着又是念念有词,突然雪儿的手掌心里闪烁着一道红光,红光照射的水盆中,水盆里顿时又出现了王晓峰和乌云在一起**的情景。

雪儿大叫道:“王晓峰,你还是睁大眼睛好好看看,你的乌云姐到底是什么东西变的。”水盆中立刻就出现了王晓峰和乌云**的情景,只见王晓峰趴在乌云的身上拼命地冲刺着,而乌云的头轻轻地靠在王晓峰的肩头上,李保杰说:“雪儿把画面放大让王晓峰好好看看。”

雪儿把手一挥画面立刻就放大了,一家三口都紧盯着水盆中的画面,只见乌云的嘴紧紧地靠在王晓峰的肩头上,乌云张开嘴在王晓峰的肩头上撕开了一道小小的血口子,鲜血不停的从王晓峰的肩头上流出来,乌云伸出长长的舌头不停的甜食着王晓峰的血液。

雪儿大声道:“你们一家三口都看仔细了。”雪儿话音刚落,一家三口顿时就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雪儿一挥手水盆中的画面顿时就消失了。

雪儿气的大叫道:“师傅,既然王晓峰如此的执迷不悟冥顽不灵,我们就不要管他了,就算是他们全家人都被妖怪给害死了,也和我们无关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
雪儿说着上前拉着李保杰的胳膊就往外走,王水生一看赶紧上前拦住师徒俩的去路,王水生大声哀求道:“二位法师,斩妖除魔降妖捉怪本来就是你们的责任,你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全家人,都被妖怪给害死你们袖手旁观吧。”

雪儿大声道:“我们也想帮助你们,可是你们的好儿子,到现在还是不相信我们说的话,我们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。”

雪儿话音刚落,王水生和翠花立刻就跪在地上,翠花哭着哀求道:“二位法师,我儿子他还小不懂事年幼无知,你们俩千万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王水生也哭着说:“二位法师,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啊,你们想要多少钱,我尽量给你们凑齐,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钱凑齐给你们。”李保杰一看两口子如此的可怜,李保杰顿时心中就有一丝于心不忍,李保杰赶紧上前把两口子扶起来。

李保杰正色道:“二位你们快起来,你们说的不错我们是修道之人,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全家人被妖怪害死,可是到现在王晓峰还对那个女妖深信不疑,所以我们非常气愤,但是气愤归气愤我们还是要救你们全家的。”

王水生哭着说:“这个畜生我简直快要被他给气死了,你们俩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李保杰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,你们俩还是起来说话。”

王水生说:“二位法师,我家里多年的积蓄和我向左邻右舍借的钱一共十九万元,你们如果能救我们全家人的性命,这十九万块钱我们都给你,二位法师你们看怎么样啊。”

李保杰立刻上前把王水生两口子扶起来,李保杰正色道:“你们两口子都听我说,我们都是修道之人,既然我们都是修道之人,就应该视钱财如粪土视名利如云烟,所以我们不会要你们的一分钱。”

王水生和翠花一听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,王水生说:“二位法师,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们两口子无以为报,就让我们两口子给二位法师磕个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