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就是客气一下子,你难道听不懂吗?

郑龙气的想要垂死病中惊坐起,给单良一巴掌。

可单良是真的走了,头也没回。

这个小子……

他恨得牙痒痒。

但内心里最真实的感受,只有自己知道。

只是,他总感觉这小子似乎有事情瞒着自己。

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可看着单良的背影,他张了张嘴,却没有问出来。

自家事自家知啊,眼下自己的状况太差了,即便是知晓发生了什么,恐怕也无力去改变,徒增烦恼。

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养好身体,将修为恢复!

有心无力的感觉,真的让人讨厌呵!

……

回到了路小菲房间内,单良开始喂路小菲喝粥。

石磨小米,最是养胃滋补。

他的动作轻柔,神情严肃,一点也没有平日里懒散的样子。

倚在床框上的路小菲也很配合,眼睛眯着,小嘴微张,一脸享受的表情。

很快小半碗粥下去,路小菲摇了摇头,表示不喝了。

单良将馒头、粥以及小半碗酱豆一口气吃完,竟然没感觉太饱。

成为武者之后,食量明显大幅上涨。

另外,不得不说东山大馒头配上这道观里自家腌制的酱豆,味道还不错。

吃完之后不久,满舒克就发来了微信,表示摄像头已经安装好了。

并且通过微信传来了一个软件下载地址,还有注册好的账号密码。

单良对于这个软件并不陌生,这是摄像头监控软件。

登录上之后,可以直接从软件上观看摄像头实时的拍摄。

不得不说,这个口中念着阿弥陀佛的道士,虽然贪财了一点,但是做事效率还是可以的。

他随便登陆上看了一下,便默默地退了出来。

“我还有事情要忙,你帮忙盯着就行了,有陌生人过来,你就拍照给我。”

单良给他回了一句。

这期间路小菲的班主任打来了电话,询问路小菲的状况。

单良表示路小菲有一点点不舒服,今天请个假。

她的班主任很善解人意的嘘寒问暖,得知没什么大事之后,才挂了电话。

接下来,倒是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了。

只剩下等待路小菲和郑龙恢复。

路小菲还好一些,神魂温养在无尽的天地灵气之中,已经渐渐恢复了。

但是郑龙就比较惨了,他生命力流逝的太厉害,并且在闯入古墓之前,还受了重伤,一直没有得到救治。

单良感觉,没有个十天半月的功夫,他根本难以完全恢复。

不过,若是自己不吝啬丹药的话,大概三天左右,他倒是能恢复个七八成。

也算是有一战之力了。

单良会吝啬丹药吗?

当然不会!

他走到隔壁房间,将小培元丹放下一粒,百草丸放下两粒。

三颗丹药,可以让单良从一品武者提升至二品了。

并且他的资质太低,从周围空气之中,根本难以吸收到任何的天地灵气。

想要提升修为,只能够依靠丹药。

但他给的时候,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“慢慢恢复吧,也不要着急。你若是能够将小培元丹的药效全部吸收,晚上大概就能够自由行动了。”

临走之前,他告诫郑龙,“这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。所以,不要急功近利的去强行修炼催化丹药,这样反而会得不偿失。”

“至于武管局,确实是出了些事情,具体什么事情,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,因为你知道了并没有什么用处。等你实力恢复了,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“罗里吧嗦的小子,我还用得着你来教育吗?”

郑龙罕见的十分不耐,有些烦躁的道,“老子走过的桥,比你跑过的路都多,快滚蛋。”

他知晓定然是发生了大事,不好的大事,不然单良绝对不会是这么说。

单良也罕见的没有反嘲,反而是沉默的离开了。

这让郑龙更加不安了。

但他急躁归急躁,在对待自己的身体时,他没有任何的急功近利,一步步的缓缓运转气爆诀,让药力一点点在体内散开,同时炼化吸收。

身体上的伤势,恢复的倒是挺快的。

但是生命力的流逝……弥补起来无比的困难。

他依旧是虚弱不堪、憔悴无比的状态。

单良回到了房间,没有再进入系统空间内去挑战。

对于陈友康、庄寒、程剑锋三个家伙的实力,他都有了一定的了解。眼下再挑战,对于战斗技巧的磨练,进步会很慢。

不如将修为提升上去,到了二品武者,再出手的话会更好一些。

这几人都是很好的磨刀石。

他摸出一枚百草丸服下。

丹药入喉,瞬间变爆发开来,化作无尽的天地灵气,向着体内冲去。

“气爆诀,汇聚天地之灵气,纳于识海,精气藏于神,爆于经,浊气聚于心,出于口……”

他在心底默念着气爆诀的功法口诀,用心去体悟元力的运转和变化。

然后丹湖内的元力一点点充盈。

四肢百骸间的肌肉、骨骼、经脉无不欢欣雀跃的吞噬着穿越重重阻隔来到此处的天地灵气。

他甚至觉得自己能够感觉到“它们”的“饥饿”。

那是一种很玄妙、神秘的感觉。

几乎不太好用语言去形容。

……

修炼的时间,总是过得很快。

一眨眼,一天的时间,就这么过去了。

单良的修为,也凭借着将近两颗百草丸的药力,提升至了一品武者的巅峰。

是的。

真正的巅峰——距离突破只有一线。

只差临门一脚了。

他并没有感觉到传说中瓶颈的存在,只是觉得眼下的突破,似乎还差点什么。

他决定出去走走。

路小菲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郑龙还在努力的修炼恢复中。

他没有打扰谁,沿着小路走到了湖畔。

脚下绿草如茵。

天色将晚。

火烧云布满天空,整个浮龙湖的湖面,被染成了红色,说不出的绚烂。

湖面波光淋漓,像是一块巨大的红色幕布,被不停地翻动,预示着一场大戏即将拉开帷幕。

远处,水天一线,连接在一起,难以分辨彼此。

几十只足球那么大的麻雀,成群结队的飞来飞去,叽叽喳喳的沿着湖畔掠动。

隐约可见一条条两三米长的大鱼,跃出湖面后,又坠入水中,撒欢似得游来游去。

单良站在这湖畔,望着浮龙湖的生机勃勃。

隐约有一丝明悟。

他轻轻地向前迈出去一步。

这一刹那,神魂隐约似是有了蜕变。

轰——

识海内,传来了一声巨大的轰鸣。

犹若是洪钟大吕。

突破了。